90后消防员意外高位截瘫 7年逆袭成心理咨询师

 公司新闻     |      2021-06-22 18:01

  90后消防员意外高位截瘫

  7年逆袭成心理咨询师 治愈自己也治愈着他人

  时至今日,29岁的山东小伙朱铭骏仍记得7年半前那场意外的所有细节:2013年7月9日,在一次进校园的教官军训活动中,时年22岁的消防员朱铭骏在做示范动作时因器材松动倒地从单杠上意外摔下,后颈着地。几分钟后,朱铭骏被队友送进医院,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醒来已是四天后。

  后来,他的脖子被医生开了个孔,安上一根塑料管,管子的另一头插在一台呼吸机上。“活下来了,但头部以下全无知觉,24小时离不开呼吸机。”朱铭骏无法接受这种“活着”,他试图咬舌自尽或咬唇自尽,但发现没用,“还很疼”。转折在2016年出现。他在网上认识了一名心理咨询师,逐渐从人生阴霾中走了出来,自考了资格证,成了名心理咨询师。

  13日,朱铭骏的故事在微博获得网友关注,截至发稿时间,已有近5000条转发,3万多人点赞。14日,记者深度对话朱铭骏。

  他是一名B站UP主 用嘴唇操作电脑

  14日晚,白天刚接受完记者采访,但到了点儿,朱铭骏依然打开电脑,登录B站,进行直播。

  当上UP主是一个偶然。今年1月15日,朱铭骏在B站上传了自己录制的视频《一个高位截瘫七年半的消防员自录》,视频回顾了自己受伤的经历,介绍了其心理咨询师的身份。

  他回忆说,那天情绪很低落,一觉醒来后,发现身边没有能说心里话的人。他尝试把自己想说的话录下来发到网上,“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举动,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收到了大量网友的关心和鼓励,就像前面7年半的孤独和寂寞全都消失了一样。”

  截至15日,这条视频获得了近300万的观看量,他也因此成了一名业余UP主,隔两三天就会上传一个视频 ,每天晚上还会开直播。

  相比其他UP主来说,朱铭骏的直播内容显得“乏善可陈”——他一般是和网友随意聊聊天,有时候讲讲心理,再玩玩游戏。

  朱铭骏的电脑是特制的,除了主机、显示屏之外,还多了一个用嘴巴控制的操纵杆,挂在显示屏前,用吹气、吸气和嘴唇触碰的方式来操控电脑。用这样一台设备打游戏比打字要付出更多努力。他适应了半年,才学会了操作。

  从晚上7点开始直播,不断有粉丝拥进直播间,到晚上8时许,直播间已有6000多人观看,弹幕几乎从未间断。很多网友都会发来一些问候,每条他都大声读出来,再一一感谢。也有不少问题与心理相关。或许是出于职业关系,回答这些问题时,他都会说上很多,用上很多专业知识。

  有时也会有一些不好的评论。有人评论或者私信,说他获取到了“财富密码”“卖惨”,对这些评价,他并不在意。“我认为真实很重要,我也想给网友传递正能量。”

  每天直播的两个半小时是朱铭骏最快乐的时候,“虽然我一直说话累,但很享受。就像一个梦境,我怕它会转瞬即逝。”晚上9点半下播时,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已近一万。

  他也是一名心理咨询师 “就像是拯救同类”

  采访过程中,朱铭骏反复给记者强调,他的身份,是一名心理咨询师。

  成为心理咨询师,也是一件偶然的事。2016年,朱铭骏读到一本名为《遗愿清单》的书,书里提到了“心理学”。“我很好奇,心理学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态吗?”那时的他还没能接受自己高位截瘫的事实,不愿和别人交流,也不想说话,“很绝望”。后来,他在截瘫贴吧里遇到了现在的心理老师,后者在线帮他度过了最难捱的时光。

  2018年,朱铭骏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证书,开始在家里营业。咨询时,他总习惯于用侧躺的方式“面对面”和客户交流,面对面交流是最有效的心理咨询方式,“这样对来访者更负责。”他说。尽管这样对他而言会造成生理上的不适。

  近三年的执业时间里,他意识到或许这是最适合自己的工作,“我的经历,让我很容易和客户共情。”他也曾为几十位客户提供过咨询服务,成年人每次收费299元,未成年人和学生免费。他也曾想过把这份工作“安利”给其他病友,但效果不佳,“要么说是太难,要么没心思学。”

  考上心理咨询师的这年夏天,朱铭骏第一次去了当地的广场做公益演讲。“当时内心很想逃跑,只能硬着头皮上,也不知道前几次说了啥。”后来一次次和别人沟通以及陌生人的掌声给了他力量,他也有了和外部世界建立联系的纽带。

  “我也经历过崩溃、痛苦、绝望,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能以一名心理咨询师的身份帮助心理障碍的朋友,就像是拯救同类,把他们从黑暗中拉到光明的世界。”他这样形容自己的职业。 他告诉记者,今年他成立了自己的线下心理咨询工作室,“应该会交到更多现实中的朋友,而不仅仅是网络上。”

  “网络社交增加了我抵抗死亡的勇气。”他说,网络社交让他感到快乐,少了现实中的痛苦或孤独。

  朱铭骏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仅限于头部,他无法自主呼吸,也无法自主吃饭、洗澡或大小便,但朱母从没放弃过儿子,“我在等他站起来的那一天,我坚信会有那一天。”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彭祥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