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学人:对话杨敬年

 行业动态     |      2020-12-02 23:15

  希望世界永远和平

  在我经历那么多事情之后,我希望中国能够平安,全世界也平安,走和平、合作的道路。不要有战争,不要有暴力。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觉得现在的世界比过去好,而且一天一天往好的方面在走。

  欲望也是经济发展动力

  道德领域,既要提倡仁义礼智信,也要讲人性有欲望,而且永远不能得到满足,越满足越膨胀。但假如没有这些,经济也就不能发展。因为我想要得到,我才肯去劳动。然后劳动的成果才能够享受。没有这种推动力,经济永远不能发展。

  人生准则在于以义制命

  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叫以利胜命,应当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叫做以义制命。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希望再不要有战争暴力

  人类的发展,在自然科学方面有很大的进步,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这两个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Q

  小编

  我们这个世界,在您所经历过的一个世纪里面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们曾经经历过很多的苦难,这些苦难对您来说,您都是亲身经历的,您感觉这些苦难的原因是什么呢?

  A

  杨敬年

  首先,在我经历那么多事情之后,我希望中国能够平安,全世界也平安,走和平、合作的道路。不要有战争,不要有暴力。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觉得现在的世界比过去好,而且一天一天往好的方面在走。这就是我挺高兴的。

  最大的原因,我认为,在政治方面权力分配不公平。在经济方面,是收入分配不公平。我觉得这是世界事件的两个根本原因。发达国家解决这两个问题,也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补偏救弊,顾此失彼。人类的发展,在自然科学方面有很大的进步,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这两个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这是我觉得世界一切动乱里的原因。这是我在《人性谈》里提出来的一个看法。

  [详细]

  人性是社会发展重要因素

  贪欲,竞争,虚荣心,权力欲。,有助于社会经济发展。没有它社会经济就不能发展。所以,它是个两面刀,同时人人都有。

  Q

  小编

  我看到您这本书内容是关于人性的方方面面,包括善的方面,还有恶的方面,您谈了很多。您的书里也谈到贪欲,这些不太好的贪欲,同时可能也是我们人类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条件。为什么会这样呢?

  A

  杨敬年

  我的书里指出来,贪欲,竞争,虚荣心,权力欲,在政治上是很容易发生恶的情况。权力被滥用了,贪污浪费,违法乱纪。但是这又是经济发展所必要的。

  这四个因素,有助于社会经济发展。没有它社会经济就不能发展。所以,它是个两面刀,同时人人都有。应该加以调解,加以引导,在道德方面应该加以感化。怎么感化呢?化贪欲为清廉,不取无义之财,用正当的方法发财致富。化竞争为合作,讲究信义,讲究团结互助,化虚荣心为务实。中国有句话叫实至名归,你有了实在的东西,自然就有名声。孔夫子一再讲不患莫己之,求为可知也。又说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对于权力欲,化权力欲为遵纪守法。

  在道德领域里,过去像孟子,宋代的儒家,乃至近代的冯友兰,他们都知道,人性有恶的一面,但是他们是提倡人性的善的方面,讳言人性有恶的方面,用心良苦,是有政治目的的,是想求得中国政治上的统一。中国历史上说久分必合,久合必分。所以,要全国统一,是中华民族的愿望。所以,冯友兰说,他指出人性恶有种种原因,但是我们宁可谈人性善,就不那么悲观,我们得乐观。

  我认为,在道德领域,既要提倡,仁义礼智信,又要讲人性有这四种欲望。永远不能满足,越满足越膨胀,要加以感化。这样就可以扩大伦理道德的作用,提高它的威望。

  [详细]

  翻译《国富论》有意义

  人性是自利,解决的好大家都有利,所谓看不见的手嘛。

  Q

  小编

  我知道您曾翻译过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国富论》里有一段话非常的经典:我们享受的很多便利,每天吃的面包,不是来自于面包师的恩赐,而来自于面包师对自身利益的关注。这是不是如您所说的,自利的力量是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呢?

  A

  杨敬年

  是,没有这四种东西,经济就不能发展。首先,我想要得到东西,我才肯去劳动。然后我劳动的成果,我自己能够享受。没有这四种推动力,经济永远不能发展。所以,我是谈调节、引导,不是说要绝对禁止它。

  这是一个两面刀,既有好的作用,又有坏的作用。亚当斯密在写《国富论》之前,还有一本书,《道德情操论》,就是讲人性。人性是自利,解决的好大家都有利,所谓看不见的手嘛。

  一,它集西方经济学大全,建立了西方经济学的体系。现在的经济学家,教授都以亚当斯密做自己的老师。同时,它又出版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前夜,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二,他的学生,信徒在各国的议会里,政府里,都用他的学说。所以,他影响了我们现在所居住的这个世界。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