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教育之力抵抗“柔情文化”

 行业动态     |      2020-06-20 05:36

时间确实是最强大的消除痕迹的利器。这个时代的孩子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国家建立的艰辛和民族自立的不易。

那个“为了中华崛起而读书”的誓言,在孩子们听来也许不再那样的振聋发聩。对于国家和民族的崛起,上一辈的前辈们用满腔热血换来的繁荣,确实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舒适的、安静的、和平的环境。

但是这一代孩子的信仰在哪里?这一代孩子在幸福的国度里生活着,但是必然要承接过振兴国家的接力棒。

陶行知说,人民贫穷,只有教育可以使人民富有;人民愚钝,只有教育可以使人民增长智慧;人与人之间的成见,只有教育可以消除;精忠报国之人,只有教育可以使其出现。

“教育实建设共和最重要之手续,舍教育则共和之险不可避,共和之国不可建,即建亦必终归于劣败。”

在这个时代,教育更是民族延续所不可缺少的。用教育的眼光去看现在的社会处境,触目惊心。

最严重的问题不在于生于忧患,而在于死于安乐。而安乐之下所产生的奇奇怪怪的文化就是在是影响着下一代人的成长。

就我所在的学校而言,每个班级早恋学生至少在10个左右,占据百分之二十。更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学生喜欢观看青春偶像剧情的电影电视或者小说。更有百分之十五的学生沉迷在情情爱爱的故事里面。

和平时期的文化变化,一定会是多样的。不同于战争年代大是大非的民族文化,简洁明了,留下来的传递都是支撑人民的后盾。和平年代的文化一定会衍生出很多的枝枝蔓蔓。而如快餐式的“流行文化”短促无力。偶像、娱乐、伪精致、颜控……是时代的产物,也只能存在于这个时代。传承和存活的时间不过两三年而已。

这样的文化,也只能扮演着枝条的角色。不能被这短暂的繁荣迷惑了双眼,李代桃僵,让枝条变成了躯干。

民族文化的主线不能乱了方寸。不知道主线变化,不清楚传承命脉,就如空中楼阁,必然倒塌。

不少人,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生理追求上面。红颜一笑,盛世美颜,情情爱爱,凄凄惨惨。更多的言语放在了描述两性情感与关系上面。

只做感情的生物,就像动物一样,凭着本能在行动。这样的“返祖”现象,成了最低级的动物性原始冲动。视野被遮盖,格局不会太大。

乱世红颜,曲终人散是一种文化;英雄激荡,自强不息也是一种文化。不同的时代,文化有所变化无可厚非。但是,不可主次不分。

能否在潮流多变的信息洪流中保持着“原生态”的质朴,是我们教育者也应该思考的问题。朴素的公理、是非观念、纯净的语言、大格局的文化应该一直保存在我们民族的血液里,用来支持我们的精神生活。

生活需要温柔和情爱,这是理性的调节剂。但是不能作为全部的追求。一个人努力奋斗不光光是为了遇见一个更好的人,而更应该是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

我也经常和孩子们讲,别将过多的时间放在外观的整合上面,要去经常看看自己空虚的内心,是否需要填进去一些东西。别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光鲜亮丽的躯壳,还要去沾沾自喜。

有人说,为什么还是总要强调国家、民族,还要时刻铭记着战争、苦难。因为我们不是属于未来的生物。我们是谁,是由历史告诉我们的。历史留下来的痕迹,才是我们真正的容貌。

孩子作为一个时代的新生体,特别是这个时代的新生体,没有见证过历史的厚重和苦难。就更应该给予教育,让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根脉。

1978年,背负着时代印记的大龄学子,因为恢复高考而重新进入大学校园。他们也是为了在风云际会的动荡之后,再去追寻历史前进的起点。

那些同样经历了历史的教师们,也作为一个文化传承之人,教育着每一个学子记着沉甸甸的文化。

突如其来的和平,让不同年代的人共同生活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中。不同生活水平条件的差异,让人在快感上获得的满足更加放大。当大人还无不沉浸在舒适圈里的时候,孩子也不免会沉浸其中。

娱乐传播、偶像明星、情情爱爱;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杜十娘类的爱情故事被无限复活并放大。又产生无数变异。

“霸道总裁爱上我”“穿越爱上皇子”“丑小鸭遇到了白马王子”。一边是还可以的物质生活,一边是现实中精神的空虚,衍生出了这样变异的幻想,是意淫也是奶嘴。

教育,作为文化传播的指挥棒,虽然只能指挥的动孩子,但是也庆幸可以指挥孩子。传递给孩子们正确的价值观,显得无比重要和迫切。

只不过这是一场没有惨叫和硝烟的战争。把孩子从泥潭中拽出来是不容易的,让孩子学会文化伪装是不容易的,让孩子抵抗住快餐式文化诱惑更是不容易的。

教育的本质在于启蒙,而不是任其愚昧;教育的灵魂是思想的纯净和厚重,而不是花样百出。

深思之于教育,你好,我是大先生聊教育,一名人民教师,关注我,关心孩子,关注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