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呈现的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公司新闻     |      2020-12-17 22:19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广大的雄性人类——他们永远整不明白身边的女人在想啥。

  很久很久以后,这个问题扩展到更广大的人类——你永远整不明白你旁边的那个人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啥,以及那些明明稀奇古怪的视频,为啥有那么多人在看。你甚至想推开窗户大吼一声,你们都是谁啊,敢不敢出来走两步让我瞅瞅?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抖音整了个内容创作者大会,来展示自己内容生态的多样化。

  官方推的创作者里,有发一条抖音,能招来九十多个犯罪嫌疑人自首的警察叔叔;有在抖音上分析石头构成的地质学家,还能跟粉丝一起去地质勘探那种;有非遗油纸伞传承人,每个月在抖音上卖伞能收入10万块的那种;有修复家具的手艺人,能用方便面修补所有家具的那种;还有新闻联播这种浓眉大眼的选手。

  整个看下来,有种抖音上的手艺人,必要身怀绝技,身居庙堂、或者流落民间的感觉。抖音这个罗列的方法不太好,把自己理解地狭隘了。

  我在抖音上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手艺人,是在河北保定市顺平县大悲乡岭后村小学的直播里看到的。

  那所小学在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庄里,只有一条340米的隧道通往外界,在这里上学的都是留守儿童。办学条件可以有多恶劣,超越普通人的想象。

  后来有个叫陈文水的人回来当校长,他自己掏钱张罗了教学用具,争取了教育拨款,发抖音成了网红校长,引来更多人的关注。

  不少人捐东西,其中有一个抖音上的抓娃娃达人,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寄了300个娃娃给学校。

  那个抓娃娃达人不愿意留下名字。

  我不止一次设想过他是什么样的人,抓娃娃会不会是他在现实世界里,唯一神勇的天地。他在视频里每一个抓起的娃娃,落在他妈妈眼里,会不会都是一个失落掉的人生机会,“有那时间干点儿啥不好,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反正如果是我妈,一定会这么说。

  那个学校的孩子很感谢那个抓娃娃达人,我猜他应该也很感谢孩子们,如果他曾经被质问“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的话。

  为那些闪闪发光的非遗传人找到流量是抖音的意义,为那些不务正业的手艺找到意义,何尝不是一种意义。

  当你之所长百无一用,有时只是因为你还没看到更大的世界。

  2

  如果你觉得,每个在抖音上撸猫撸狗的人,生活都变得更幸福了,那你就狭隘了。

  我的朋友玉蕾,每天的睡前项目,不是亲吻枕边的爱人,而是在抖音上撸猫。

  云撸一时爽,撸自己的一直爽,玉蕾决定养一只猫。

  “这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猫了”,玉蕾抱着那只美短向我们们宣布,“这不是吹牛逼,我在抖音上见过全世界的猫”。

  第一个月,我们得知自己天天点外卖的玉蕾,每天亲手烤鸡胸肉给她的猫吃。

  第二个月,我们隔三差五就能在朋友圈看到她和猫的合影,猫被推站到前面,显得玉蕾的脸很小。

  第三个月,玉蕾开始咳嗽,医生通知她,猫毛过敏,继续亲自撸猫,哮喘在不远的前方等着她。

  猫后来被送给朋友了。

  见到了更大的世界,有时是为了打破边界,有时是为了找到边界。

  3

  几位风情万种的奶奶,穿着蜡染旗袍在三里屯拍照的视频,是我爸在抖音上分享给我的。

  视频是一位设计师拍的,他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蜡染技艺应用到服装设计中,但我相信我爸的重点绝不在此。

  “您看上哪个了”,我问他。

  我爸没搭理我。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杜甫写的贺知章这是在干啥,酒驾啊”。

  “苏东坡去世前给他弟弟写信说,我这辈子从没遇到一个坏人。我看到这里眼泪就来了,他完全遇到的全都是坏人。苏东坡宽容、善良、厚道,他的心里从来没有仇恨”。

  华中师范大学那位戴建业老教授讲古诗的视频,也是我爸发给我的。但我相信他绝不是为了学习。

  “您是不是觉得学会这么说话,去广场舞上比较好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