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卖房,黄巍坠楼,但影院至暗时刻并非在

 公司新闻     |      2020-06-28 23:29

“别等了,都散了吧!我也考虑做做家庭影院吧”“如果不是想逼死影院,总该做点什么吧”“虽然现在院线的复工还遥遥无期,有72%的观众对院线观影抱有期待”。

6月10日,凌晨1时许,@W丶文文文文 发微博称有人在悠唐跳楼。当日下午,博纳影业集团官方公众号发布讣告,副总裁黄巍于当日凌晨不幸逝世,享年52岁。

6月11日,新京报官微发文称,黄巍去世原因为长期失眠、心情压抑。而他的离开就像贾樟柯导演在微博中所说,是“行业之悲。”

疫情以来,电影人就像是坐上了过上车,每一个消息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大的急转弯。对于王中军亦如此。

据财报显示,华谊兄弟一季度预计亏损1.42亿-1.37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9393.8万元业绩持续下滑。除此之外,因已连续亏损两年,其还面临即将退市的危机。

6月5日以来,王中军成了影视圈热议的人物。他以2.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亿元)的售价卖出了自己位于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2座高层A、B室相连的房子。卖房原因,王中军并未透露,但电影业内人士将其解读为是为了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

自从1999年,于冬创办博纳影业起,公司发展便一路走好:获得了第一个民营发行公司牌照;跻身国内电影投资制作领跑行列;投资建设多厅影院;成立博纳广告公司、博纳演艺经纪公司,签下袁泉、高虎等艺人,注资范冰冰工作室;成立海外发行公司。截至2009年,博纳影业已经打造了电影制作、发行、放映的完整产业链条。2010年,票房首次突破100亿。

时间调到2009年1月,黄巍成为博纳影业集团副总裁。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和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一起于美国当地时间,2010年当地时间12月9日将公司送进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在美上市的中国影视第一股。除去他和于冬,到场的还有巩俐、袁莉、施楠生等人。当于冬敲响开市钟时,众人纷纷拥抱在一起,激动得热泪盈眶。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起点即高点,上市当天,公司即遭破发,半小时内从8.49美元跌到7.2美元,收盘时已经跌至每股6.58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2.59%,于冬身家一夜缩水一亿。

2010年,影业市场在美国已近乎饱和状态。据美国电影协会统计,2010年至2016年北美电影票房收入分别为106亿美元、102亿美元、108亿美元、109亿美元、104亿美元、111亿美元、114亿美元。5年,仅增长约7%。2010年至2016年北美出售电影票数量分别为13.4亿张、12.8亿张、16.9亿张、13.4亿张、12.7亿张、13.2亿张、13.2亿张。其中只有2012年的销量多于2010年。

已无上涨空间的美国影业市场影响到了投资人对博纳的判断,不仅如此,2010年-2015年,整个美股都处于震荡调整阶段,于冬没能为影业选择一个好的上市时间和地点。

就在博纳股价一路走跌的同时,华谊兄弟、等公司却在A股市场一路飙红。2015年,博纳影业市值仅为50亿元左右,华谊市值却已超790亿元,光线传媒市值也已超610亿元。曾经的业界领头羊,市值竟不足“后浪”十分之一。

国内影业市场的迅速发展以及公司估值太低的原因让于冬在2015年6月对外公布,博纳影业将选择私有化,回归国内A股市场。

2016年4月8日,博纳影业集团正式宣布完成私有化交易,同时宣布在纳斯达克退市。上市5年,博纳仅融资9250万美元,约为6亿人民币。

“你回来,不一定赶得上现在这么高涨的A股资本市场。你回来的时间点不对。”于冬决定在纳斯达克退市时,投资人沈南鹏曾劝过他,但他仍然决定退市。

如沈南鹏所预言,博纳的回归时间点不对。他们刚一回来就到了“千股跌停”,影视业亦受到波及。不仅如此,2017年,美股即迎来上涨的黄金年,从年初到12月,标普500上涨超过20%,道琼斯指数上涨超过25%,纳斯达克的涨幅更是接近28%。

2009年10月30日,华谊兄弟上市,与于冬不同,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俩选择在创业板发行股票。这个决定让华谊兄弟避开了博纳影业的尴尬,并且在上市首日迎来开门红,涨幅高达212.8%。

华谊刚刚上市,王中军便开始大力推行“去电影化”战略。于他而言,仅靠票房赚钱是不够的,他想要做的是多元化发展的“东方迪士尼”。

多元化发展的战略始于2010年。这年6月,华谊兄弟以1.48亿元的价格购入22%的股权。随后在12月,华谊兄弟与合资成立北京华谊巨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其中华谊兄弟持股51%,巨人网络持股34%。随后华谊巨人以2500万元价格取得了网游《万王之王3》的运营权。

不过,华谊并未因此尝到甜头。2012年年报显示,截至2012年底,华谊共投入5725万元,但华谊巨人并未盈利反而亏损376万元。因此,华谊将所持股份以5725万元的价格出售给巨人网络,黯然退场。

但王中军并未就此放弃进军游戏领域。2013年,他以6.72亿元收购了游戏公司银汉科技50.88%的股权。2015年,他又斥资19亿元成为游戏公司英雄互娱第二大股东,随后还参与了咸鱼游戏的A轮融资。

于此同时,王中军开始了多元化发展的第二步——建设电影小镇。2014年,华谊兄弟斥资55亿元在海口建立第一个电影小镇——“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之后提出目标——在2016年底前建成20个小镇。

按照王中军的设想,“每个小镇起码有三轮收入,第一轮就是品牌商标使用费,起价1亿元, 20个小镇光是‘华谊兄弟’这四个字就能卖20亿元”。

2014年-2016年,华谊兄弟品牌授权与电影小镇的收入仅为2.34亿元、0.56亿元、2.56亿元。

不仅如此,在2016年底建成20个小镇的目标也未实现,据公开资料显示,华谊电影小镇目前只签约6个项目,已开业的仅有华谊兄弟苏州电影世界、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和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4个项目。

2017年前三季度,掌趣科技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下降5.56%和29.54%。为及时止损,王中军开始减持掌趣科技股份,最终所持股份仅剩0.42%,共套现24.74亿元。

发展“东方迪士尼”的战略给华兄弟后来的亏损带来了隐患。由于重心偏离主业,华谊兄弟2014年票房收入由2013年的约30亿元降至20亿元,排在了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乐视影业之后。这是它在2012年、2013年后首次让出票房冠军宝座。

2018年初,华谊兄弟共上映9部影片:《芳华》、《前任3》、《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惊涛骇浪》、《找到你》、《胖子行动队》、《云南虫谷》、《江湖儿女》、《遇见你真好》,却只有《芳华》和《前任3》两个爆款。这一年,华谊兄弟全年亏损10.93亿元,是其上市后首次亏损。

离开纳斯达克后,于冬在2016年将博纳影业的营业场所从北京变更为新疆乌鲁木齐,只因为证监会开辟了新疆企业首发上市“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的绿色通道。

2017年5月3日,博纳影业正式进入IPO辅导期。9月22日,向中国证监会提交首次IPO招股书,并于9月30日被正式受理。

为回归A股,博纳影业做好了排队3年的打算。但就在它排队期间,影视行业泡沫破裂、影视股监管政策趋严。据证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A股有105家企业上市,其中影视公司通过率为零。为此,爱奇艺、猫眼等企业选择海外市场,博纳却成为唯一一家还在排队的影视公司。

2019年3月,博纳影业收到证监会下发的IPO反馈意见文件,此时该公司已排到第十位。然而,其合作的瑞华会计事务所因财务造假案及辅仁药业现金“蒸发”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博纳影业IPO之路被按暂停键,被证监会在3月14日宣布处于“中止审查”状态。

自登陆纳斯达克至今,博纳已浪费了十年,它也因此丢了曾经业界霸主的地位。据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统计,截至2019年,中国共有电影院线47条,电影院总数约12000家。十年来,万达院线一直霸占着龙头的位置,2019年财报中显示,截至当年年底,万达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13.3%,直营影院数量达到了656家。而博纳在全国的电影院数量仅为80家,份额不足2%。

2020年初,疫情突然来袭,博纳影业深受影响。据博纳影业CEO于冬透露:博纳的一部主旋律献礼片《冰雪长津湖》因疫情停拍,剧组1800人滞留丹东,200人滞留天漠,损失超过1.5亿。

2020年4月29日,为扛过这个冬天,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623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发行对象为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9家公司,全部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

2018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是王中军的画。2019年7月,华谊兄弟靠抵押电影设备换得了4000万人民币。8月,王中军又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论坛上坦言自己在卖画换取资金以解决公司流动性的问题。9月,华谊兄弟及全资孙公司华谊国际投资以5500万美元(约合3.9亿元人民币)转让了其持有的GDC公司全部股份,并在公告中提到所得资金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2019年12月31日,华谊兄弟出让“卖座网”4%股份给卖座网CEO陈应魁,转让价为904万元。

华谊似乎一直在用“拆东墙补西墙”方式自救,不过两年过去了,亏损仍未能被补上。

1月27日起,全国影院陆续停业。3月初,影院复工蠢蠢欲动,然而3月27日国家电影局就发布紧急通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已复业的立即暂停营业。5月8日,国务院发布影院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可以采取预约限流的形式开业,却因为没有片源,不得不再次将复工日期延后。6月5日,国家电影局发布通知,称全国电影院的开业必须执行统一的时间安排。

中国电影家协会的《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在被调研的近200家影院中,有超过4成的影院存在倒闭的风险。2020年以来,已有6686家影视公司注销,这在所有注销行业中的占比位居首位。

这个“寒冬”冻死了很多影院。博纳、华谊亦受到沉重打击。影院迎来至暗时刻,然而疫情这只黑天鹅只是压死它们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